炒股在线配资_炒股配资申请_实盘炒股配资开户

实控人\"友人\"超低价入股豪享资本盛宴,赛分科技IPO能否迎开门红?... 12月18日涨停复盘:*ST同达11连板 锦江航运涨停... 1月10日基金净值:东方添益债券最新净值1.2964,涨0.02%... 1月17日投资避雷针:8天5板固态电池人气股遭实控人配偶大比例减持... 广州20家公司拟登陆北交所...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实盘炒股配资开户

你的位置:炒股在线配资_炒股配资申请_实盘炒股配资开户 > 实盘炒股配资开户 > 实控人\"友人\"超低价入股豪享资本盛宴,赛分科技IPO能否迎开门红?

实控人\"友人\"超低价入股豪享资本盛宴,赛分科技IPO能否迎开门红?

发布日期:2024-01-11 13:27    点击次数:196

导读:如果赛分科技IPO顺利地在即将到来的上市委会议上获得上市委员们的认可,并最终获准证监会注册上市,那么除了其将获得数亿的资金支持外,资本市场也将给其股东们带来肉眼可见的丰厚回报。尤其是在2018年时,明显以大幅低于彼时市场价格入股潜伏其中的一群自然人,也将成为赛分科技上市的赢家之一,他们仅凭借着与赛分科技实控人及相关方身为“校友”、“朋友”的身份,就便利地成为了分羹这座上市资本盛宴的座上宾。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ipo)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赵 擎@北京

编辑:翟 睿@北京

2024年上交所IPO首次上市委审议会议终于在新年一月已届中旬之际姗姗来迟。

2024年1月11日,在近半月未安排拟IPO企业上市受审之后,上交所上市委2024年第一次审议会议总算被正式提上议程。在该次会议上,一家幸运的企业被选中成为了2024年沪市A股上市的首位闯关者,这家担负着为新年拟沪市IPO上市公司打响冲关第一枪重任的企业,便是(下称“赛分科技”)。

幸运获得博取2024年沪市上市头彩机会的赛分科技,其IPO一路走来,也并不算顺遂。

早在2022年12月30日便正式向上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并获得受理的它,足足等待了一年时间,才终于获得了走上IPO审议会议现场的机会迎来了其该次资本化之路的最重要时间窗口。

作为一家致力研发和生产用于药物分析检测和分离纯化的液相色谱材料的企业,赛分科技公司核心产品为应用于生物大分子药物及小分子化学药物分析检测和分离纯化的色谱柱和层析介质,贯穿药物开发生产的全过程,应用于药物研发、IND 申报、临床试验、申请上市、商业化生产等多个环节,是制药企业特别是生物药企从药物早期研发到商业化大规模生产 所需要的关键核心耗材。

据赛分科技早前公开披露的相关上市申报材料显示,其计划通过此次IPO发行不超过4072万股以募集8亿资金用于“20 万升/年生物医药分离纯化用辅料”和“研发中心建设”等两大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虽然赛分科技自己也承认其公司目前的盈利规模较小,且其核心产品在国内市场中所占的份额也难以与主流厂商相媲美,但在素有A股投行之王之称的中信证券的保荐下,更有包括高瓴资本、“复星系”等国内知名投资机构及产业公司作为明星股东的加持,此次赛分科技IPO的一举一动必然颇受外界所关注。

就基本面而言,赛分科技的营收与利润规模对于一家已经成立十四余年的准上市企业来说,并不算出挑,不过胜在成长性和持续性。

公开数据显示,在此次IPO报告期2020年至2022年间,赛分科技营业收入分别录得9766.97万元、1.549亿和2.12亿,三年中营收复合增长率高达47.6%,对应的归母净利润也从最初不到的千万级别,增长至2022年时已近5000万的4713.93万元。

自注册制改革以来,过去几年中,上交所IPO的开年首审基本最终都迎来了皆大欢喜的局面,截至目前,还未有拟IPO企业在上交所当年的第一次审议会议上遭到否决,虽然在2019年和2020年的第一场审议会议中,分别有两家企业遭到了“暂缓审议”的表决,但幸运的是,这两家企业在随后不久皆被放行。

无论从赛分科技的自身条件还是从审核趋势来看,此次赛分科技IPO为2024年沪上上市审核迎来开门红指日可待。

不过,纵然拥有“天时、地利”的优势,但赛分科技IPO的结局也并非不存变数。

据叩叩财讯获悉,在经历了近年来业绩的高成长之后,一派欣欣之态的背后,赛分科技似乎已疲态渐显,即便其乐观地向监管层预计在刚刚过去的2023年中,其营收和利润也将保持一定规模的增长态势,但其未言明的风险是,在最近半年中,其营收已悄然出现了同比的较大幅度下滑。

“对于本处于高成长势态中的企业突然出现了业绩异动,这显然是值得留意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原因所导致,相关因素是否具有持续性,是否会对其期后业绩继续产生影响,这些都可能需要企业给出进一步解释。”北京一家大型券商的资深保荐代表人告诉叩叩财讯。

除了业绩问题所可能带来的困扰,赛分科技本次IPO募投项目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也或将是影响其IPO后续推进的敏感问题之一。

此番IPO赛分科技预计募集的8亿资金中将有近半数投向“20 万升/年生物医药分离纯化用辅料”项目。

如果上述募投项目得以顺利实施,就意味着赛分科技的相关产能将随之扩张近7倍,需指出的是,目前赛分科技在相关产品上的产能利用率和产销率皆还处于较低之位,尚难完全消化。

那么,新增“大跃进”式的募投新增产能是否觉得有可行性?在IPO本就因市场因素被监管层调控的当下,赛分科技的上市融资是否具有必要性?这恐怕也将成为监管层审慎考量的因素。

如果赛分科技IPO顺利地在即将到来的上市委会议上获得上市委员们的认可,并最终获准证监会注册上市,那么除了其将获得数亿的资金支持外,资本市场也将给其股东们带来肉眼可见的丰厚回报。

在2018年时,明显以大幅低于彼时市场价格入股潜伏其中的一群自然人,也将成为赛分科技上市的赢家之一,他们仅凭借着与赛分科技实控人及相关方身为“校友”、“朋友”的身份,就便利地成为了分羹这座上市资本盛宴的座上宾。

1)上会前夕,业绩下滑隐患突显!

如果不仔细探究一二,赛分科技似乎还依然沉浸在业绩持续高增长的富贵繁华之中。

在2023年前的三年中,无论是复合增长率高达近50%的营收增长,还是净利润完成三级跳,即将跨越5000万大关,赛分科技的确也正在经历着堪称其成立十余年来最好的时光。

2023年的上半年,赛分科技的营收和利润继续依旧保持着惊人的同比增幅。

据赛分科技最新更新的财务数据显示,2023年1-6月,其营业收入报收1.34亿,与2022年同期的7493万相比,增幅同比高达78.9%,对应的扣非净利润也高达2710.78万,而2022年同期仅为492.27万。

2023年上半年业绩的大增,显然为促成赛分科技IPO能在2024年开年便获得上市委会议受审之机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但赛分科技没有言明的是,在2023年下半年,原本更应对其经营发展寄以厚望之时,赛分科技的营收与利润却戛然出现了下滑。

据赛分科技向监管层提供的2023年业绩预测数据显示,其2023年中营业收入将落在2.412亿-2.504亿之间,同比增长13.36%-17.68%,扣非净利润则在4530万-5100万之间,同比增幅约为10.24%-24.6%。

看似在2023年中,赛分科技依然保持着营收和利润的双增,但在刨去2023年上半年的相关营收数据后,便可得知,2023年下半年,也就是赛分科技IPO上会受审前的半年时间中,其营业收入将最终落定在1.072亿-1.164亿之间,对应的扣非净利润也将最高不超过2389.22万。

2022年下半年,赛分科技营收规模约达1.35亿,对应的扣非净利润则在3616.92万元左右。

对比可知,2023年下半年,赛分科技即便以最乐观的估计,其同比营收也将同比下滑14%,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更是超过33.9%。

这也是自2020年以来,赛分科技在下半年中业绩的首度同比下滑。

要知道,按照赛分科技之前的经营惯性,较之上半年,其每年的三、四季度才是营收的旺季。在2020年至2022年的IPO报告期内,赛分科技下半年的营收皆远高于上半年,尤其是第四季度,往往皆是全年营收的高点。

数据显示,在2020年至2022年中,赛分科技下半年的营收占比分别达到了全年的56.15%、66.76%和63.97%,其中当年第四季度的营收比重分别占到了34.43%、39.29%和42.16%。

但在2023年下半年中,赛分科技无论是环比2023年上半年,还是同比2022年下半年,其营收与利润皆出现了下滑。

“因2023年上半年的增势,让其全年仍保持了营收与利润一定规模的增长,这也让其不至于因业绩问题形成对IPO的实质性阻碍,但2023年下半年业绩的突变所留下的隐忧不得不让人担心其成长性与持续性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其2023年下半年业绩的同比下滑,该不利因素是否会对赛分科技后续产生持续性影响?可能还需赛分科技作出进一步的解释和说明。”上述资深保荐代表人坦言。

正如上述所言,除了上市前夕经营层面多可能需要面对的风险隐患外,赛分科技此次IPO募投项目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也备受争议。

在上交所此次对赛分科技IPO的前期两轮问询及落实审核中心意见中,便已经多次对其募投相关问题提出诘问。

赛分科技承认,此次其募投的主要项目——20 万升/年生物医药分离纯化用辅料项目的产能对应产品主要包括离子交换填料、亲和层析填料、复合层析填料、聚合物基球、琼脂糖等,其中离子交换填料、亲和层析填料、复合层析填料(合计产能 14 万升)均存在于赛分科技现有产品图谱中,与赛分科技现有产品为同类产品;聚合物基球、琼脂糖为制造层析介质所需基础微球(合计产能 6 万升),系赛分科技现有产品的原材料,拟自行生产并对外销售。

离子交换填料、亲和层析填料、复合层析填料均属于赛分科技的生物大分子层析介质产品。

事实上,在刚刚过去的几年中,赛分科技才刚刚较大规模地扩产了其生物大分子层析介质的产能,目前皆尚未能得以消化。

据赛分科技公布的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后,其生物大分子层析介质的产能由此前的2400升/年提升至27000升/年左右,随着产能的提升,2021和2022年中,其生物大分子层析介质的产能利用率仅分别为25.43%和35%。

“公司于 2017 年在扬州建设占地41,405 平方米的大规模生产基地,专注色谱层析介质的生产,一期工程包括抗体、疫苗、胰岛素、重组蛋白等药物专用介质八条生产线,年产能达 24760 升。” 赛分科技解释称。

可见,两万余升的生物大分子层析介质的产能升级,赛分科技尚难以消化,如果真如赛分科技此次IPO募投所规划般又接踵上马高达20万升/年的生物大分子层析介质的产能,赛分科技难说不会造成资源浪费。

此外,在2021年刚刚完成一期扩产后的生物大分子层析介质,不仅在产能上出现了匹配问题,在已生产产品的销量上,也同样难以达到供需平衡。

数据显示,2021年和2022年中,赛分科技生物大分子层析介质的产量分别为6869.22升和10058.7升,但当年的销量仅分别为3941.6升、5105.89升,产销率皆在50%左右。

2023年上半年,赛分科技生物大分子层析介质的量虽达到了8201.84升,使其产能利用率提高至66.25%左右,但当期的产销率也依然徘徊在50%的档口。

与羸弱的现实相比,赛分科技对于“大跃进”式的募投却充满信心,并为投资者描绘出了一幅美好的蓝图。其乐观地称,如果此次IPO募投项目建设完成后,新增 20 万升/年生物医药分离纯化用辅料产能在募投项目完全达产的情况下,预计能够为其实现相关填料收入约 15 亿元,按照 2029 年预计中国生物药色谱介质市场规模 236.85 亿元计算,赛分科技在当前产能及募投项目新增产能完全释放的情况下市场占有率有潜力提升至 7%左右。而2022 年,赛分科技的生物大分子层析介质在国内市场份额才仅为 1.25%。

2)众\"友人\"超低价入股欲享资本盛宴

不得不承认,几乎每一例IPO项目的成行,皆是一卓资本饕餮盛宴的开席。

赛分科技IPO也同样不例外。

如果赛分科技一旦成功挂牌科创板,分享这一资本丰厚回馈者,不仅有早前便斥巨资入股其中的知名投资机构如高瓴资本等,也有身兼股东和客户双重身份的“复星系”关联企业和甘李药业、国药集团等,更有一群特别的来客。

高瓴资本旗下的珠海峦恒和高瓴祈睿是在2021年10月通过增资扩股入股赛分科技的,彼时,珠海峦恒和高瓴祈睿分别以8000万的代价分别获得赛分科技62.87万股,在经过2021年的资本公积转增后,目前,珠海峦恒和高瓴祈睿在赛分科技中的持股比例皆为1.97%。

甘李药业和国药集团关联企业也是通过2021年10月的该次增资以赛分科技客户的身份同时化身为重要股东的。

也正是通过该次扩股,甘李药业以3000万的成本获得了赛分科技0.73%的股份。

巧合的是,在甘李药业成为了赛分科技股东之后,不久便加大了对赛分科技的采购支持力度。

尤其是2023年上半年,也即是赛分科技IPO审核最为关键的时候,甘李药业当期更是一举以4586.33的采购金额成为了赛分科技第一大客户。也即是说,在2023年上半年赛分科技同比增长近80%的营收中,有34.15%来自于甘李药业的大力支持。

要知道在2021年时,也即甘李药业成为赛分科技的股东之前,甘李药业对赛分科技的采购金额仅有331.42万。

赛分科技与甘李药业之间是否存在利用入股协议换取销售支持的“抽屉”约定,外界尚不得而知。

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赛分科技IPO一旦成行,甘李药业当年3000万的入股成本也必将此基础上获得丰厚的回报。

如果说甘李药业等“关联企业”的入股至少在入股价格上遵从了彼时高瓴资本等机构的入股公允价格,未存在明显的差异,很大程度上规避了利益输送的嫌疑,那么,一群被赛分科技的实控人及相关人士谓之为“校友”或“朋友”的特殊人士,其在赛分科技中以远低于公允价格的入股,便不禁会让人心生几分遐想了。

2018年4月,一家名为苏州博达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苏州博达”)通过受让股权的方式出现在了赛分科技的股东名单中。

彼时,苏州博达以7.68元/股的价格共获得赛分科技114.90万股,这部分股份也最终演变为如今赛分科技3.6%的股份占比。

苏州博达显然是为了入股赛分科技专门设立的——这家成立于2018年2月的投资机构,在刚刚成立不到两个月,便顺利接盘了赛分科技的有关股权。

苏州博达入股赛分科技的价格有多低,从三个月后赛分科技启动的新一轮融资价格中便可得以窥见。

2018 年 7 月-9 月,赛分科技进行 B 轮融资,包括华泰大健康一号、华泰大健康二号、道兴投资、高新同华等多家投资机构以5200万元获得其新增208万股,增资价格折合高达25元/股。

苏州博达刚刚入股三个多月,账面收益便暴增225%。

工商资料显示,苏州博达共由7名投资人出资设立,这些投资人中,半数以上皆与赛分科技毫无关系,且目前仅有一名仍在赛分科技中任职,且担任的职务仅为“后勤辅助工作”,而该名名为程华莲的自然人,是在其入股赛分科技两年后的2020年5月才进入赛分科技任职的。

程华莲之所以能获得大幅低于公允价格入股赛分科技的机会,主要还是得益于其另一个身份——据赛分科技实际控制人兼法定代表人黄学英承认,程华莲为其初中同学,也正是通过黄学英的介绍,程华莲才认识了自然人徐炜政。

徐炜政即是苏州博达的执行事务合伙人。

在苏州博达中,徐炜政共持有28.03%的持股比例。

徐炜政也是苏州博达的7名投资人中曾与赛分科技联系最为紧密者。其曾一度受黄学英所托担任赛分科技总经理一职,不过,早在2015年,徐炜政便以事务繁忙为由从赛分科技中离职。

除了曾经赛分科技的元老身份外,黄学英坦承,徐炜政为其朋友兼南京大学校友。

不仅徐炜政,另外两名自然人也因与黄学英、徐炜政是南京大学校友的身份获得了低价通过苏州博达入股赛分科技的机会。

这两位幸运的自然人分别为江苏天豪(苏州)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丁师伟和目前在江苏南大光电材料有限公司担任副总经理一职的CHONGYINGXU。二人在苏州博达中的持股份额分别为13.59%和14.01%。

在苏州博达中持有份额最大的自然人还要数姚宸,其共持有苏州博达29.59%的股份。

对于姚宸的身份介绍,赛分科技提供的有关材料中仅称其是黄学英、徐炜政的朋友。

张志娟是苏州博达中获益最小的投资人,其仅持有后者0.52%的股份,据张志娟履历显示,其曾在吴江海博科技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任职,曾是徐炜政的下属。

简单粗略估算一下,如果赛分科技IPO成功上市,赛分科技实际控制人黄学英的这群校友或朋友单单仅因这个身份而低价入股后将获得多大的收益?

以此次赛分科技发行不超过4072万股募集8亿资金的计划测算,其IPO发行价将在19.65元/股左右,目前,苏州博达当初以883万代价获得的相关股权在经过一系列转股送增后,如今已折算至1321.79万股赛分科技股份。也即是说,如果有朝一日赛分科技挂牌上市成功,苏州博达的持股市值即便在排除二级市场追捧提升估值的前提下也将达到2.6亿左右,较之入股成本,收益将超过28倍之巨。

(完)




Powered by 炒股在线配资_炒股配资申请_实盘炒股配资开户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